新生儿中SARS-CoV-2的载量超过5万倍,再次引发母婴传播的嫌疑


新生儿中SARS-CoV-2的载量超过5万倍,再次引发母婴传播的嫌疑
新生儿中SARS-CoV-2的载量超过5万倍,再次引发母婴传播的嫌疑

与SARS-CoV-2中的大流行导致的大量老年人死亡相比,儿童似乎要安全得多。然而,最近出现了一个不寻常的案例,让专家们感到困惑和震惊。他们担心新型SARS-CoV-2会使婴儿和儿童成为“易感人群”。

据未来科学网2月25日报道,在华盛顿特区国家儿童医院接受治疗的2000多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儿童中,有一名新生儿引起了医务人员的注意。不像大多数被感染的孩子,这个孩子病得很重。但真正令人惊讶的是,它的病毒载量是其他儿科患者平均水平的51418倍。

更令人震惊的是,当对婴儿的SARS-CoV-2进行测序时,医生不仅发现了病毒中的D614G突变,还发现了前所未有的N679S突变。该医院传染病科主任罗伯塔德比亚西(Roberta de biasi)告诉《华盛顿邮报》,尽管不能从一个病例中得出结论,但这个病例为每个人“敲响了警钟”。

【警示一】

变异新冠病毒频繁出现之际

婴幼儿及儿童感染病例激增

“这可能是巧合。但如果患者体内的病毒数量呈指数级增长,并且是完全不同的变异体,那么这种相关性可能非常强。”当谈到带有病毒突变的新生儿时,罗伯塔德比亚西说,但他补充说,不能从一个病人身上得出关于新突变株的结论。可能是新生儿体内病毒载量高,或者是因为其免疫系统没有完全发育,但这个病例确实值得“警惕”,这就提出了SARS-CoV-2新品种会对儿童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一重要问题。

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基因组学专家艾伦贝格斯(Allen Beggs)认为,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新发现的或其他SARS-CoV-2变异体会加重儿童的疾病或导致更严重的症状。然而,由于儿童不在可以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的人群之列,而且政府正计划允许他们再次返回学校,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

新生儿SARS-CoV-2负荷超过5万次。根据未来主义科学网,

“关键信息是,作为一个国家或社会,我们在识别不断演变的SARS-CoV-2中令人担忧的变化方面做得很差,这只是我们需要更多变化的证据。”艾伦贝格斯说。

《华盛顿邮报》报道,虽然没有证据表明新突变的N679S,或者其他首先在英国、南非和巴西发现的突变株,对儿童的危害更大,但最近,世界各国儿童感染出现了“不寻常”的激增。

英国卫生官员表示,他们正在监测6至9岁儿童感染的异常激增,这与人口不成比例。在意大利,官员们对北部城镇科尔扎诺小学生甚至更小的儿童中病例的激增感到困惑。

根据2010年2月9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以色列年轻人中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的数量急剧增加。1月份,50 000多名儿童和青少年检测呈阳性,远远超过了第一波和第二波疫情期间受感染的以色列青年人数。

在美国,几个主要的医疗中心报告说,新年假期住院的儿童人数急剧增加,与成人相似。今年1月和2月,新冠肺炎罕见的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病例激增。

De biasi说,与去年相比,更多的MISC患者需要重症监护支持。去年大概有40%到60%的患者需要送重症监护室,现在比例接近90%。然而,一些医院表示,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一趋势。

【警示二】

“孤例”不断出现

再次引发新冠经母婴传播的疑虑

De biasi等作者还指出,这种特殊的N679S突变似乎与病毒如何进入人体有关。但并未指出本案中的病毒是通过母婴垂直传播还是通过接触环境传播。

实际上,SARS-CoV-2是否可以母婴垂直传播的话题,一直是近年来科学界讨论的焦点。

根据红星新闻之前的报道,2020年3月26日,《英国医学杂志》 (JAMA)在网上发表了两篇研究论文,介绍和讨论新冠肺炎症母亲所生婴儿的抗体情况。其中一篇论文指出,被诊断为新冠肺炎母亲的新生儿在出生后两小时抗体水平升高,IgM抗体(一种抗体的名称)水平升高,表明新生儿在子宫内受到感染。

科学家说,要搞清楚SARS-CoV-2突变是会加重孩子的病情还是会导致更严重的症状。根据《美国医学会杂志》

2020年7月14日,国际学术期刊《每日邮报》 (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了一篇名为《自然-通讯》的研究论文,研究机构为巴黎萨克雷大学医院。本文提出了一个与病例相关的证据,指出SARS-CoV-2检测呈阳性的母亲可能会通过胎盘将病毒传播给婴儿。

然而,去年7月22日,安徽医科大学微生物系闫博士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认为SARS-CoV-2是一种呼吸道病毒,呼吸道病毒一般不会引起病毒性血液

症,也几乎不会通过血液传播,“文章能在Nature(《自然-通讯》)发表,说明还是严谨并且经过同行审议的,但是这篇论文所说的通过胎盘传染新生儿只是个案,不足以说明新冠病毒可以通过母婴垂直传播。如果要证明这个论点,还需要更多的样本或者动物模型进行研究。”

2020年12月22日,一项发布于《美国医学会杂志》网络开放的新研也究显示,在妊娠晚期感染新冠的孕妇似乎不太可能将病毒传染给胎儿。研究称,通过对2020年4月至6月波士顿地区的127名新生儿进行研究发现,其中64名的母亲感染了不同程度的新冠病毒,但没有新生儿被传染。不过,该研究作者、母婴医学专家安德里亚·埃德洛博士指出,这一结果并不绝对,只能表明,如果母亲在怀孕期间感染新冠,胎儿出生时存在活性感染的几率似乎仍相对较低。

▲《以色列时报》2月16日报道,以色列疑似出现第一例经母体胎盘感染的胎儿病例

然而,据《以色列时报》2月16日报道,以色列疑似出现第一例经母体胎盘感染的胎儿病例。报道称,一名感染新冠病毒的25周孕妇产下的死胎被发现携带病毒。阿什杜德亚苏塔医院传染病科主任塔尔·布罗什医生表示:“胎儿是通过胎盘感染的,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可以说)死于新冠病毒。”

目前,类似病例在全球范围内十分罕见,仅有少数记录病例显示母亲传染了未出生的孩子。因此,迄今为止新冠病毒是否经过母婴垂直传播尚无定论。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胎儿可以从母亲处获得新冠病毒抗体。据1月29日发表在美国著名儿科领域期刊《JAMA Pediatrics》上的研究论文表明,母亲的新冠抗体可以穿过胎盘,从而有可能保护胎儿不受感染。

研究人员分析了1470多名孕妇的血液样本,在分娩时拥有新冠病毒抗体的83名妇女中,有72名新生儿也有抗体。这表明这些婴儿获得了被动免疫力。研究人员表示,传给婴儿的抗体数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母亲体内抗体的类型和数量,以及母亲在怀孕期间感染新冠病毒的时间长短。

现在,研究人员希望进一步研究孕妇接种疫苗能否对新生儿提供类似的保护。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编辑 郭宇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分享到